• 今天是2022年3月19日 星期六,歡迎光臨本站 

    行業動態

    從巴西暫停水壩建設看水電科普之重要

    文字:[大][中][小] 手機頁面二維碼 2017/10/14     瀏覽次數:    
      2012年10月17日,《南都周刊》在一篇題為“巴西暫停亞馬遜巨壩建設水電站并非唯一出路”的文章中,就有關巴西某法院判決暫停貝羅蒙特水電站建設的問題發表了一系列的報道和評論意見。然而,令人遺憾的是,這些評論很多都是違背科學和事實的反水壩欺騙宣傳。如果這篇評論中的某些意見真的能夠成立,那么巴西法院的判決,也就不會依據“沒有適當咨詢當地土著居民的意見”的理由,而要直接判決貝羅蒙特水電站“破壞生態環境”了。但事實上,巴西法院并不認為貝羅蒙特水電站破壞生態環境。

      在民主國家,通過法院判決工程糾紛的事件非常普遍。例如,印度的一個大壩,先后有多個法院,分別判決工程違法、合法。整個工程經歷了20多年的反復訴訟后才建設成功。巴西法院的這次判決,也不過是要解決當地的工程糾紛而已。目前,無論是巴西的法院還是巴西政府對于水電開發的支持態度都是十分明顯的。例如,幾乎就在《南都周刊》發表這篇文章的同時,《重慶日報》也刊登了一條“巴西首座外資大型水電站開工美法參與”的消息。相比之下,這條消息,更能顯示出巴西政府和主流社會對于水電開發的真正態度。

      《南都周刊》認為,巴西法院的“這次的判決相當嚴厲:如果發展商和當地政府不遵守裁決,讓工程繼續進行的話,他們將面臨每天50萬雷亞爾的罰單(約等于156萬人民幣)”。這說明《南都周刊》還不大了解這個水電工程的具體價值。

      裝機1100萬千瓦的大水電站,一年的發電量至少應該是500多億度,如果也折算成中國的電價,該電站建成后每天的發電產值將大于一億元人民幣。所以,巴西法院的處罰其實只相當于工程停工損失的百分之一。顯然,法院的判決只是針對“沒有適當咨詢當地土著居民的意見”這一點上,希望通過判決和適當罰款,督促開發商盡快解決好與部分當地居民的矛盾,并非要逼迫該工程停工。因為,該工程的早日建成,受益的將是整個巴西和絕大多數土著居民。如果沒有這個基本前提,這個工程也決不可能被民主決策的巴西政府容許開工建設。

      《南都周刊》的文章除了對法院要求暫停工程,盡快解決居民矛盾的報道理解錯誤之外,還存在著許多錯誤的信息。例如,文章說貝羅蒙特水電站“僅次于中國的三峽水電站和巴西與巴拉圭之間的伊泰普水電站?!?。而實際上,我國即將投產的溪洛渡和已經開工建設的白鶴灘水電站都超過了1200萬千瓦,都比巴西的這個還沒有開始建設的貝羅蒙特水電站大很多。所以,宣稱貝羅蒙特水電站全球第三大的說法,是片面的和不負責任的。

      《南都周刊》的錯誤不僅體現在對客觀現實信息的報道上,也出現一些評論和判斷上。例如,文章說“巴西國家原住民基金會(FUNAI)發現,欣古河流域生活著一些與世隔絕的小印第安部落,他們長年不跟外界接觸,一旦遷徙出來的話,對于外面疾病的抵抗力是非常低的,很可能面臨整個部落的滅亡?!?。這種把土著居民與世隔絕的保護起來的說法,非??尚?。記得當年國內的反水壩組織曾經以這種保護的借口,找來一些怒江的原住民發表意見,但是,多數原住居民告訴公眾的想法卻是,他們不愿意與世隔絕,不愿意被人當成動物園里的“展品”。向往文明、幸福的生活是人類的共性,我們相信巴西的土著居民,除了極個別的酋長、首領之外,沒有人愿意永遠的與世隔絕的生活下去。

      《南都周刊》的報道中還說到,土著居民認為“水庫會將曾經物種豐饒的雨林變成汪洋一片,那里生活著占全球三分之一的動物物種,是不可能被全部遷徙出去的,等待它們的只有滅亡。僥幸逃出的鳥類,也可能因為失去棲息繁衍的地方,或是找不到食物而絕跡。而居民們的另一種食物來源,魚類,更是直接的受害者?!?。我覺得這種危言聳聽的說法,現在已經無法再嚇唬人了。

      實際上貝羅蒙特大壩建成后,僅能影響400平方公里左右的熱帶雨林,還有絕大部分的熱帶雨林不會受絲毫影響。況且這些新形成的水庫仍然還是濕地??陀^上不可能會對當地生物物種產生較大的影響。最說明問題的還是客觀現實。這座貝羅蒙特大壩絕不是在巴西建造的第一座水庫,各種生物會不會因為水庫的形成而絕跡,事實早已經給出了答案。環保人士還擔心“居民們的另一種食物來源,魚類,更是直接的受害者?!?。而實際上,世界上幾乎所有的水庫建成之后,由于水域面積的擴大,漁獲量都會有大幅度的增加。

      特別離譜的是:反水壩的環保組織還宣稱“水庫開閘放水還可能使魚類中毒。大部分水壩都是從水庫底部放水的,那里水壓強大,氮氣會溶解其中。而一旦水流入下游,氮氣會開始慢慢地以氣泡形式涌出來。要是魚在這時吸入了氣泡,里面的氣體足以使其致命。這就跟患潛水病的原理是一樣?!?。

      這種說法,完全沒有任何科學的依據。所謂因為壓強大“氮氣會溶解其中”的說法,根本就不可能成立。眾所周知,開放的水體才有更多的機會接觸到空氣,越是壓強大的水下,增加水體中的氣體含量就更不容易。例如,我國三峽的壩高185米,水庫造成的壓強比巴西的那座電站高出近百米,但是,從三峽大壩底部發電后產生的尾水,從沒有出現過“氮氣會溶解其中”的現象,倒是洪水期水庫表面的泄洪,由于與空氣的充分接觸,確實能產生過水體中空氣含量過高的問題。

      過飽和氣體的問題,只是大型水庫偶爾泄洪時產生的一種副作用,不僅影響范圍非常有限也不可能是經常出現的常態。再說,貝羅蒙特大壩的高度要比三峽大壩要低近百米,到底會不會因為泄水產生過飽和的氣體的問題,還有待于實際觀測。要知道適當的“加氣”是能夠提高水體的含氧量大好事,這對于魚類的生存繁衍是非常有好處的。我們在水族箱中養魚的時候,也往往是通過適量的加入空氣來增加水體中的含氧量的。由于泄水而溶解在水體中的是含有氧氣的空氣,而不是什么氮氣。盡管空氣中的氮氣成分更高一些,但是,適當加氣的結果往往對魚類的生存非常有好處。

      我國的三峽水庫建成后,中華鱘在葛洲壩的下游建立了新的天然產卵場,就與三峽大壩泄水的加氣作用提高了長江水體的含氧量有關。未來的貝羅蒙特大壩也將會對河流中的魚類產生非常好的正面作用。因為,貝羅蒙特大壩的壩高基本上不大可能產生過飽和氣體。我國除三峽之外的一些比較低的水庫大壩,從未出現過過飽和氣體的問題??傊?,關于這個過飽和氣體的問題,《南都周刊》的文章有兩個違背科學的錯誤,一是,水深增加、壓力增大,但不可能增加水體中的含氣量。二是,溶解在水體中的氣體不光是氮氣,還有魚類生存非常需要的氧氣。所以,就像我們水族箱必備的加氣裝置一樣,水體中的含氣量增加,通常都是有利于魚類存活和生長的大好事。

      關于貝羅蒙特電站的效益,《南都周刊》的文章認為“雖然欣古河水量充沛,但它每年枯水季長達3到5個月。也就是說,盡管貝羅蒙特總裝機容量有11233兆瓦,但實際每年的平均發電量只能達到4462兆瓦,只有39%的效率。假設貝羅蒙特水電站正常運行50年,每年平均發電量以4462兆瓦計算,它的總發電量如果改用燃油發電的話,也只相當于消耗了巴西石油儲藏量的9%?!?。從這里我們倒不難看出來,貝羅蒙特大壩的作用不僅是發電,還有重要的水資源調節功能。因為,那里每年的枯水期長達3到5個月。事實上,水庫的最重要作用之一,就是要把洪水期的(洪水)災害變成枯水期的資源。只不過一些反水壩的環保組織在誣蔑水電開發的時候,總要故意隱瞞這一點罷了。

      這里極端環保在指責水電站的效益不高的時候,一不小心才把貝羅蒙特電站的最重要的生態作用展露出來了。此外,貝羅蒙特水電站決不可能只運行50年,如果需要,該電站完全可以運行500年甚至千年以上。也就是說,如果說到能源的效益,僅僅這一個水電站就能提供超過巴西全部石油儲量的能源。取之不盡,用治不絕,是可再生能源的最大特點,也是為什么人類的可持續發展,必須依賴可再生能能源的根本原因。

      《南都周刊》的文章,最大的誤導作用,出在關于水電的減排作用上。文章報道說,貝羅蒙特壩群建起后,將有668平方公里的土地被淹,這相當于整個芝加哥市的大小。其中,有400平方公里曾經是茂密的熱帶雨林。因此,《南都周刊》認為“在過去,這些植物的葉子捕捉和吸收了大量的碳元素,一旦它們淹沒在水底,在缺氧環境中被產甲烷菌不斷分解,又會源源不斷地制造大量甲烷,將這些碳元素釋放出來。人們都知道二氧化碳對于環境的危害性,而甲烷被釋放到大氣中后,對地球環境產生的影響比它要厲害二十多倍?!?。

      而事實上,熱帶雨林本身就是地球上甲烷的最大排放源,不過,雖然甲烷比二氧化碳的溫室氣體作用更強,但是,甲烷氣體極不穩定,幾年之內就會揮發轉變為二氧化碳。因此,成熟的熱帶雨林的碳吸收與碳排放作用基本保持平衡狀態。所以,即使水庫淹沒了熱帶雨林,也并不會影響地球的碳排放。

      另外,關于《南都周刊》所描述的“曾有環保組織在1990年對巴西帕拉省的Curuá-Una Dam大壩做過研究,結果發現,它產生的大氣污染是相同發電量的燃油火電廠的3.5倍,主要的污染排放物便是甲烷?!钡恼f法,是一個早已經被揭穿了大騙局。

      如果這種說法能夠成立,那么聯合國提倡發展水電應對氣候變化的決議就是錯誤的。為此,國際社會曾組織很多國家專門對這一問題進行了研究、核實。調查、研究的結果發現,當一個水電站的水庫很大,但該電站的裝機容量的很小的時候,確實可能會有環保組織所說的“水電排放高于火電”的特殊情況出現。但是,也有些水電站的裝機容量很大,但水庫很小,例如我國的葛洲壩水電站。由于基本上沒有水庫,據測算葛洲壩水電的碳排放量,只相當于通?;痣娕欧诺膸资f分之一??梢?,尋找極個別的特例,都不能說明水電的碳排放量大小的問題。如果要比較生產同等的水電碳排放與火電碳排放作用,至少要以一個國家的總體情況進行比較。

      根據加拿大對全國水電站的統計結果,水電的碳排放大約只相當于火電排放的五十分之一,而瑞士全國的統計結果顯示:水電的碳排放大約只相當于火電的三百分之一。調研很多國家的水電碳排放比較的普遍結果是:水電的碳排放是火電的五十分之一到五百分之一之間。所以,聯合國和科學界的主流才堅定地認為,水電是當前人類社會最重要的減排手段。令人遺憾的是,多年之后《南都周刊》仍然還要公開宣揚這種“水電的碳排放高于火電”的謊言。我們不相信《南都周刊》的編輯和記者們愿意為了能污蔑水電,而危及整個人類的可持續發展,所有這一切問題,恐怕都是由于《南都周刊》的編輯記者們科學素養不高造成的。但愿個別媒體的這種科學素養的欠缺,不要誤導了社會,傷害了我們人類賴以生存的地球。

      最后特別需要強調的是,從個別媒體關于巴西暫停水壩建設的錯誤報道,也讓我們看到了我國科學普及工作的任務艱巨和重要。

    返回上一步
    打印此頁
    0550-8022534
    瀏覽手機站
    国产精品白丝喷水jk娇喘视频,国产欧美日韩一区二区搜索,国产又色又爽又黄的视频在线观看,欧美亚洲清纯国产综合图区